万博maxbet网站

通化金马“零对价”易主 老牌药企再迎资本玩家

斑马消费范建

通化金马在刘成文家族手中已我不能发挥它。

最近,通化金马宣布,张裕夫拟以收债方式收购控股股东北京金尚96.97%的股权,并实现对通化金马的控制。

北京金尚进入通化金马近7年,上市公司的业绩通过大规模的并购活动飙升。它一度被股东质疑性能欺诈。

目前,北京金尚本身存在严重的财务问题,其债务本金已达37.59亿元,其中逾期负债已超过27亿元。

刘成文的女婿和九鼎投资的前合伙人李建国未能在通化金马上写下神话。

私人开始的张玉福,试图在2018年接管恒康医疗的成功。在他手中,通化金马能否打开医疗和医疗医疗生态的闭环?

零对价转让控制权

7月22日,通化金马(.SZ)发布公告。实际控制人刘成文一家,山西招商局和张玉福签署协议,将北京金尚96.97%的股份转让给张玉福。

与此同时,北京金尚与余兰军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通化金马1.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9.66%)转让给于兰军,转让价格为5.94件,北京金尚部分通化金马股份被解禁,因此非限制性股票数量不少于1.9亿股。与此同时,第三方战略投资者转让给北京金尚持有的通化金马1.9亿股。

在过去的几年里,在女婿李建国的带领下,刘成文的家人带领通化金马一路攻打城市并取得了胜利,为何它陷入了目前的两难境地?

据了解,由于融资困难,北京金尚在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其流动性风险已转移至上市公司。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北京金尚债务本金为37.59亿元,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负债分别为32.62亿元和4.97亿元,其中已逾期27亿元。

截至股权转让签署之日,北京金尚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已全额抵押,股票市值不能承担。

张玉福表示,他将为北京金尚提供资金支持,以防止控股股东承诺以及影响上市公司正常经营的诉讼风险和其他风险。

经过计算,为解决北京金尚的资金危机,张玉福需要提供不低于25亿元的现金支持。

基于各种因素,张玉福被认定为北京金尚96.97%的股权,他还接受了山西商会以偿还北京金尚的3.2亿元债务。

张玉富是谁?

在此之前,张玉福很少出现在股票市场上,并不为普通投资者所熟知。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他以中原融通为平台成功推出结构性私募股权基金“裕富1号”,并开始了一系列资产收购。他的资产地图主要集中在他的家乡辽宁。 2017年9月,中原融通以现金方式收购大连国贸,中海石化等27家公司,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名声大噪。

中原融通官方网站介绍,该公司的业务整合了房地产,石化,金融,旅游等综合产业,分布在北京,沉阳,大连,营口等地,总资产约160亿元。

张玉福的核心企业是中原融通,大连国贸,中海石化等。但他并未直接持有上述企业的股份,而是通过其子公司的亲属和员工。

在过去的两年里,张玉福似乎非常渴望控制上市公司的平台。

2018年,甘肃前首富,恒康医疗(.SZ)实际控制人钱文斌深陷债务危机之中。同年11月,张玉福,于兰军分别以债务形式接受了严文斌持有的5.59亿股和2.35亿股恒康医药股份,并同意将相应股份的投票权委托给张和禹。完成股权转让。人。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张和余无法就债权转让和股权转让等问题与债权人,法院和其他各方达成协议,导致于文斌债务关系进一步恶化。

今年3月底,严文斌决定解除与两者的股权转让和委托投票协议。

根据有关公告,于兰军和张玉福是沉阳研究员。没有关系,但在恒康医疗和通化金马之间的两笔交易中,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余兰君在资本市场的名字不详。自2013年起,余兰军担任辽宁凌源钢铁集团副总经理,并对沉阳金豪信贸易和沉阳中团科技进行个人控制。余兰军这两家大公司也没有直接持股,而是由近亲和公司员工持有。

李成文家族大跃进

自刘成文家族于2013年进入通化金马以来,一系列资本运作如此美丽,公司的市值从20亿元飙升至230亿元。

通化金马的整体运作由公司董事长李成国,刘成文领导,李是该领域的知名资本参与者。

在通化金马之前,他的胜利工作是对九鼎资本的天使投资,目睹了九鼎投资的崛起。

后来,李建国带领山西招商联盟在北京成立,利用山西人的先天优势,吸收煤老板的资金,教煤老板如何投资财富管理。

通化金马经营后,在上市公司平台的帮助下,他更像是一只鸭子。

短短几年,公司继续进行大规模资产收购,耗资数十亿美元,先后包括盛泰生物,元寿生物和永康药业等10多家公司。

数据显示,通化金马的营业收入从2013年的1.48亿元人民币飙升至2018年的20.9亿元人民币;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从409万元增加到3.31亿元;总资产从11.07亿元增加到近60亿元。公司的商誉也从0上升到25.8亿元。

今年6月,通化金马遭遇重大危机。几位股东报告了该交易所的真实姓名,质疑该公司的收入,成本,利润,现金流和其他涉嫌欺诈的主要财务指标。

年度报告发布后,通化金马收到了交易所的询问函。

虽然该公司通过了一系列回复“不言自明”,但公司收入增加的异常情况并没有增加,这在2018年就有明显体现。

同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9亿元,同比增长37.67%,非净利润同比下降16.63%。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收入增长了13.65%,其业绩同比再次下滑。非净利润下降27.41%。

北京金尚陷入资本危机,李建国的通化金马旗帜无法由他自己完成。

2016年,北京金尚投资迪克森伊利,耗资10多亿元,赢得龙美集团5家医院85%的股份。

2018年5月,通化金马启动了重大的资产重组程序,计划以21.91亿元的价格包括这五家医院。

同年12月,重组计划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并购重整委员会驳回。

通化金马表示,收购医院资产可以改善公司的产业链,扩大主营业务类型,增加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该公司决定继续推动重组事宜。

过去六个月,重组没有新消息。